熟女的疑惑

人妻小说   2021-05-05   加入收藏夹

「你让他叫我什么?」我这次是十分惊讶地看着Phoebe,之后她把那
个小男孩拉到我的前面,然而那个小男孩却一直不肯直视着我,还是一直躲在她
的身后。

  「我要他叫你爹地。他是我的儿子,同时也是你的儿子。收到这份礼物你开
心么?」Phoebe得意洋洋的样子着实令我摸不着头脑,为什么我无缘无故
会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而且在旁边还有几个人也大概也都跟我一样,一直看着
Phoebe,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们本来是一段旧的地下情,那个
时候根本就没有人会知道,所以也难怪他们一副吃惊的样子。

  「你在说笑是吧?他怎么可能是我儿子?你之前不就已经……」我刚开口,
Phoebe就把她的一只手指放在我唇上,看来是示意我不要在这里说下去,
我也意识到了公众场合说这些不太好,於是便立刻闭嘴。接着她在姳珺她们的耳
边说了几句悄悄话,然后就硬生生地带着我和那个小男孩拉进了升降机里面。

  「大家等等,Phoebe她有一些私人事要处理,希望你们等等。」在走
进去的途中,我还听到姳珺和姳珏都用这句话忙着招呼其他人。这样正好给了我
一个跟Phoebe说清楚的机会,也好让我一次过了解清楚事情的始末。

  「哼,听你刚才的语气,是不想认帐了,是吧?」关上了升降机的门之后,
Phoebe就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没有了刚才那种温柔的笑容,
取而代之的却是摆出一副不屑的模样,而且话语中也明显带有讥讽的语气:「你
意思就是说,他是其他人经手来到这个世上的,而我却找你来当这个便宜父亲,
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现在就把证据给你看。」

  本来我的意思并不是这种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她会把当时肚子里面的
婴儿生了下来。当年我们的确发展到了进行过肉体关系,我知道了她已经怀孕之
后,当时还想给钱让她打掉,只是她说我还在读书,所有的钱都用在学费跟生活
费之中,已经没有多余的钱再应付在其他的开支上,她会自己处理。没想到她居
然没有打掉,还把他生了下来。而现在我听到她说话还如此尖锐,一时不知道如
何应答,只能听她继续说下去。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没有打掉,还把他生下来?」Phoebe不但看
穿了我的心思,而且她的话还一针见血:「你知道么?我是真的真的太爱你了,
所以当年我才没有打掉他,我要把他生下来,因为我深爱着你,我知道自己一定
可以跟你结婚的。当时我回到美国,爹地知道我未婚怀孕很生气,可是为了你也
为了我们的宝宝,我跟他吵了不少架,也离家出走过很多次,甚至还以死相逼,
这是因为我相信你也爱着我。没想到五年之后的久别重逢,你居然会对我说出那
种话来。」这时候的Phoebe不仅特别生气,情绪也十分激动。

  很快,升降机就已经来到7楼,Phoebe拖着Stephen走出了升
降机,我也紧跟着他们,想知道她到底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就是我的儿子。走
在我前面的Stephen一直就这样跟着他妈妈,不时还会扭过头来看着我,
可爱的小脸蛋完完全全就是Phoebe的克隆,只可惜不像启行那样有父亲的
样子,要是说他是我的儿子我的话,除非让我看到证据,要不然的话,怎么都不
相信。

  来到了715号房间,Phoebe开门自己一个进去之后打开了放在电视
机旁边的黑色手提袋,过了不一会就从里面拿出一份单子,然后把它递给了我:
「这份是我到化验所申请做的亲子鑑定收据,过几天结果就会出来。」我从收据
里面可以看到是广州某个着名的亲子鑑定中心。

  「你到底是怎么拿到我的DNA的?」

  「你之前不是跟姳珺她们见过面么?就是那个时候她们帮忙套取到你杯子上
的DNA的。你知不知道,我本来就不想做这种无谓的事,就是最怕到时候有人
会赖帐了,所以才做的,没想到竟然还会用得上。」Phoebe的语气比起刚
才更加不满,双手绕在胸前,看着我的双眼就好像要杀人一样发出锐利的目光:
「如果你还是不相信的话,那你拔Stephen的一根头发去验一下。」

  原来之前跟姳珺她们见面,她们说要工作是一个幌子,目的是为了在我不在
的时候套取我留在杯子上的DNA。

  我低头看着旁边的Stephen,不知道是不是我目光的关系,他害怕得
马上跑回Phoebe的身边。这个时候的Phoebe从另外一个旅行箱里面
拿出一把剪刀,一把抓住Stephen的头发把一小段剪了下来递给我,我顺
手接过来就把它放到衣袋里. 她把剪刀放回去之后就再一次把Stephen拉
到我的旁边,然而Stephen依然很怕我,不管Phoebe把他推到我身
边多少次,他每次总都是拉着Phoebe的裙摆不放手。

  「Itoldyouhe' syourdad,whyyou' resoc
aredtohim?Nowgetouttheroom!」

  (我已经告诉过你,他是你爸爸,为什么你那么害怕他?你现在就滚出这个
房间去!)当Phoebe看见Stephen不愿意靠近我就显得十分生气,
甩开Stephen的手把他强行抱出走廊,接着用力把门关上。

  「呜呜……Mum……I' msorry……Pleaseopenthe
door……」(妈妈……对不起……请你开门好么?)Stephen看到妈
妈抛下他不顾,在门被大力关上的那一刻,他瞬间就被吓坏了,一边用尽吃奶的
力气拍门道歉,一边哭得十分厉害。

  虽说这个时候都是午饭时间,而且大堂的派对吸引了不少人,现在7楼除了
我跟Stephen之外,基本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但是他的厉声痛哭回响了
整条走廊,也难保不会让还在7楼的人听到,再加上看到如此情景,我想即使是
一个陌生人都会对眼前这个哭得声音嘶哑的小男孩而感到心疼。

  「Iwon' tletyouinuntilyoucallhimdad。」
(除非你叫他爸爸,要不然我不会开门让你进来的。)从里面传出Phoebe
厉声责骂的声音,Stephen听到之后哭声更加响亮了。

  「Phoebe,你先开门再说好么?别吓坏了他,我们之间的事,他也是
无辜的。」看见Stephen如此,我突然对他生出怜悯之心,所以也跟着拍
门帮他求情,希望Phoebe不要意气用事。

  只是拍了很久的门,都没有见到开门的迹像。我又用心想了想,要是这个孩
子真的是我的亲生儿子的话,虽说跟他没有养育之情,但毕竟都是我的骨肉,我
也不愿意看到他因为我们之间的事情而受到不必要的对待。於是我只好使用权宜
之计,暂且附和着Phoebe。

  「对不起,Phoebe,我相信你了,开门好么?你这样还不是苦了我们
的孩子嘛!」话音刚落不久,Phoebe马上就把门打开了。哭得双眼已经红
肿的Stephen再次看见自己的妈妈,连忙冲上去使劲地抱着Phoebe
的双腿,生怕只要一放手,就会以后都见不到妈妈一样。

  「OK,Don' tcry,baby。Iwon' tleaveyoua
lone。I' mangrycauseyoudosomethingwro
ng。Comeon,baby,ifyougotohugyourdad,
I' llbuysomecandyforyou,alright?」
(别哭了,宝贝,我怎么会丢下你不管呢?我生气是因为你做错事。来,宝
贝,如果你过去抱着你爸爸,我就买糖给你吃,好么?)

  Phoebe蹲下把Stephen抱在胸前,Stephen听完妈妈的
话后把头慢慢转过来看着我,虽然看上去还是带点害羞,但是在妈妈软硬兼施的
情况下,他已经没有了刚才对我感到那么恐惧了。

  「你把他抱起来吧!」Phoebe站起来,她再次把Stephen带到
我身边,然后用命令式的口吻对着我说. 我只好照着她说,把Stephen抱
在怀里,她自己也把手绕在我的手臂上,在我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下,随之恢
复了之前那个迷人的笑容,然后一直拖着我走向升降机. 我就这样从刚才开始一
直被她牵着鼻子走。

  这次在升降机里面,Phoebe已经没有刚才那股「火药味」了,相反,
她把头依偎到我肩膀上,对我说:「我告诉你一件好事,爹地已经被我说服了,
他说他可以接纳你,不过前提条件就是你要跟我回美国发展。他说了,不管你在
这边做什么样工作,都必须把它辞掉,还要到在那边学好如何去做生意,因为他
会把他家里的生意都交给你,如果你不会做生意,他不放心把公司交到你手上。

  他还说,因为他就只生了我一个女儿,所以除了Stephen之外,以后
我们生的宝宝都改姓Kok。」

  想不到五年后Phoebe的外表变得如此成熟而有韵味,但是她这种没有
商量余地的口吻和公主病的性格却完全没有改变过来。要是我真的跟这样的女人
结婚的话,这种女人肯定不会乖乖地孝顺公婆,在我自己的朋友的面前,我一定
会被当成是老婆奴,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抬起头做人,一辈子都只会是她、甚至是
她家族的玩物罢了。这样的话,对於要摆脱她的意志,我更加是坚定不移,只不
过现在跟她对立的话肯定没有任何好处,反而只会令事情变得更加糟糕,所以我
对着她只好苦笑着。

  在升降机里,抱着Stephen有好一会了,他除了性格比较内向之外,
也没有什么其它不好的。他知道我没有恶意,在我的怀里也开始变得安份起来,
现在看着他那双哭成红肿的天蓝色眼睛,我不知不觉就对他由怜生爱起来。

  从升降机走出来,一直走到自助餐厅,里面的宾客依旧有说有笑的。姳珺姐
妹俩一直帮着Phoebe招呼客人,感觉比起Phoebe,她们更像今天的
主角。当她们姐妹俩看到我跟惠云下来之后,我手里还抱着Stephen,她
们俩也就一起赶过来跟我们聊起来了。

  「Phoebe,你们怎么上去那么久?蛋糕已经准备好了,大家都在等你
们切蛋糕呢!」

  「Phoebe,今天是谁生日了?」我一边放下Stephen,一边好
奇地问道。

  「你怎么了,连我的生日都忘记了么?不过也好,可以让你牢牢记着,以后
每年这一天,我都要你跟我一起过. 」Phoebe并没有发脾气,只是在我耳
边轻声地说,甜美的声线刺激着我的耳膜。

  「现在有请我们的寿星女许愿并切蛋糕!」姳珏对着众人说道,众人也开始
跟着为她鼓掌并且不约而同地一起唱起生日歌,我也随大流装作唱歌。

  本来以为Phoebe会是自己一个人走到台上切蛋糕的,谁知道她也一并
把我和Stephen拉到了台上。Stephen一下子不太习惯这么多人的
关系,於是他便用小手抱着我的大腿,把头靠在我的裤子上,不敢正视大家。真
意想不到他跟我接触的时间在短短的一个小时里面,和我的关系从刚开始的害怕
很快就变到现在的依赖,想来这种感觉真的是十分奇妙。

  等众人都把生日歌唱完,Phoebe双手合十,并且紧闭双眼,似乎真的
在向上天祈愿一样:「我很高兴,也很感谢今天各位能够来到我的生日会跟我一
起渡过,不过最令我开心的是,今天的生日除了跟大家一起过之外,还有一个我
已经等待了五年的男人。我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跟这个男人结婚,到时候希望大家
可以在此来临我们的婚礼. 」

  Phoebe一边说着,一边用甜蜜的笑容望着我,这就已经等於告诉了别
人,她的那个男人就是我了。众人也跟着她的视线看着我,然后整个大厅都响起
了众人热烈的掌声。

  对於一个完全不了解她的男人来说,被这样的混血美人说成是等待了五年的
男人,的确会是一种令很多男人都会妒忌的幸福,但对於十分了解她的我,可以
说已经有半只脚踏进了地狱,所以我表面是对着众人嬉皮笑脸的,而实际上却是
一万个不愿意。

  「恭喜你啊!天亮,你快要结婚了。我是挺羨慕你的。」众人也纷纷走来向
我祝贺,人群之中我发现了子健,子健对着我说了这样的一番话,但我感觉这番
话根本就是在讽刺我一样。

  之后Phoebe把特大号的蛋糕给切了,分给了众人,随后有些人都走到
Phoebe跟前给予祝贺,子健就趁机把我带到酒店的一个角落里.

  「喂,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为什么还不跟她说明你已经结婚了,好让她不
再跟你有联系啊!这样对你、对惠云、对她也是一件好事啊!」

  「谁不知道!但你有没有想过Stephen的事情啊?他极有可能是我的
儿子。我纵然不想跟她有任何关系,但如果Stephen真的是我儿子的话,
那就等於我们被一条剪不断的线连在一起了。你是不知道她的为人了,她可以说
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你不知道刚才在7楼发生的事情,她要
Stephen叫我爸爸,他不肯,於是就把他锁在了门前。所谓虎毒不吃儿,
她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当成是达到目的的工具,那你说她还没有什么不可以做出
来的?要是她把Stephen的事情让惠云知道了,那你说结果会是怎样?」

  被子健这么一说,我更加觉得自己心烦意乱了。

  「说不准她那个儿子不是你的,让你当个便宜老爸,你就做一次亲子鑑定好
了。」

  「你以为她没有想到么?你猜怎么着,她居然把亲子鑑定的收据递给我看,
她就是怕我不相信那个儿子是我的,所以才事先为我做了亲子鑑定。她还当场把
Stephen的头发剪下一截递给我,好让我也自己也去做亲子鑑定,那你说
Stephen是我儿子的机率会是多少?不过要怪就怪我自己有眼无珠,被她
的外表给蒙蔽了,才导致现在的恶果。」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事情拖得越长就越难办啊!」

  「那你有什么好的点子?要是你帮我摆平的话,之后你一个月的桑拿按摩全
全算在我身上。」我用手放在子健的肩膀上,感觉已经把自己的一切都赌在了他
的身上。

  「很简单嘛,只要她不再把集中力放到你身上就好。」

  「那你说应该怎么做?」

  「你只要对她凶一点就行了。你是男人嘛,总不能像一个窝囊废那样向她低
头,给她一点脸色看,她有什么不好就打她。如果她知道你对他不好的话,一定
会嫌弃你的,到时候你就恢复自由了。」子健对自己的计策洋洋得意起来。

  「不可以,打女人这种事我可做不到。而且她比你想像中的要厉害,绝对不
行的。你还有没有别的点子啊?」我再一次陷入了烦恼之中。

  「如果不行的话,那只要令她忘记你,认为你并非她生命之中最重要的男人
就可以了。」

  「这要如何才办得到啊?你刚才不是听到她的话么,她对别人说了我就是她
的男人,还要跟我结婚。怎样才能够让她转移目标呢?」

  「这个就一切都交给我好了。」子健的鬼主意就是特别多,每次我遇到困难
的时候总是有他帮助我,所以当得知有他的协助之后,无疑是雪中送炭。

  「既然如此,我就把这件事全都交给你了。」听完他的话,我不禁地把双手
放在了他的手臂上。而正在这时,我看见众人已经开始散去,我还在怀疑到底发
生什么事的时候,就看见Phoebe带着Stephen走了过来。

  「原来你们在这里,找你们找得很辛苦耶!天亮,对不起,我现在有事要跟
姳珺她们办,就不陪你了,你先回去吧!今天晚上9点,来酒店7楼我的房间,
我还有事情要跟你说,你一定要来啊!嘻嘻!」笑起来两个迷人的小酒窝浮现在
两侧的脸颊上,就连子健也不禁多看了几眼。她说毕,就带着Stephen径
自离开了。

  等Phoebe走了后,子健也跟着离去了,於是我也回到家里. 躺在沙发
上,在思考今晚Phoebe到底有什么东西要给我。感觉整个屋子变得冷冷清
清的,这个令我想起了在香港的惠云,於是我便拿起电话,拨通了惠云的手机.

  「嘟……嘟……您现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未能接通,请您稍后再拨……」我
重複拨打了好几次,结果还是一样。我看了一下现在的时间,是下午的4点半,
或许她在外跟他们玩得开心,所以听不见电话的响声罢了。於是我就从厨房里面
沖了一杯咖啡,到我的电脑旁边坐着。

  上网上了一段时间,我无意中在某个博客网站里面发现了那么一个博客十分
吸引我的注意——云端蔷薇。背景图片是一个很漂亮的庄园,在蓝天白云的衬托
下,庄园里面的蔷薇显得十分鲜艳夺目。我查看了一下博客的资料,发现创建日
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博主是一名女子,年龄虽然保密,但是可以看出她岁数不
大,原因是在博客里面有大部份的图片都是现时比较流行的衣着款色,和一些教
女孩子打扮的心得和烹调甜品的文章。

  不过这些都不是吸引我的地方,最重要的是地方在於博客里面唯独有一篇叫
《他》的文章,而且那里的经历跟我的经历十分类似。而其中里面写道:

  「你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缘份,而我从来都不相信的,因为我觉得缘份这种
东西一直都是那么飘渺、那么不实在,直至我再次遇上了他。不知道是上天的玩
弄还是真的有缘份,让他,那个我曾经爱过的男人,就在一次派对中出现在我的
眼前。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没有变过,还是那么讨女孩子的喜爱,不
过他并没有理睬她们,而是直接走到我的跟前。意想不到的是,我们久别重逢,
他对我第一句话居然是『我还是忘不了你』。只是我现在的心已不在他身上了,
但我还是很怀念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日子。对於他的爱,我是不可能再接受了,但
是我还是很希望可以再跟他做朋友。」

  看到这里,对於感同身受的我来说,很想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这个根本
就是上天的捉弄,有时候你不想见的人偏偏就会让你碰到,即使你想再见,也未
必就是朋友。」在留言板上写下这句,我便开始自己动手做晚饭。

  时间过得很快,我怀着複杂的心情,开车来到了酒店,抬头看着7楼,心里
盘算着Phoebe到底有什么目的。

  「叮!」升降机已经到了7楼,我慢慢地走到Phoebe的房间,在门前
站了好一会,本来想准备动手敲门,但是不知道为何,食指就是无法叩在门上。

  从刚才进酒店到现在,心里总是有点忐忑不安,所以一直有一种想离开的冲
动,但是在心里斗争了很久,既然来了就要勇敢面对。决定好之后,我就用手指
轻轻敲打在门上。

  「是谁啊?」过了不一会,传出了Phoebe的声音。

  「是我,天亮啊!」

  当门被打开的时候,令我惊讶的是,Phoebe身上只围上了一条浴巾,
不仅脸上,还有手臂和大腿上都有一些水珠,明显是刚刚洗澡出来。乍看乳沟并
不是很深,而且身材也没有惠云的好,但因为身材比较高挑,所以已经足够谋杀
很多男性。

  「进来啊!」当我走进去的时候,桌子上摆放了两个玻璃杯和几瓶红酒,而
Stephen却不见了。

  「不好意思啊,这么晚打扰你。」

  「你怎么还跟我客气了呢?来,坐到我旁边。」Phoebe继续保持这种
装扮坐到了床上,左腿很自然地翘到了右腿上面,这种姿势令我的下体不自觉地
充起了血。

  「你说今天晚上有事要跟我说,不知道是什么事呢?对了,Stephen
呢?怎么不见他?」她并没有搭理我的话,只是把红酒倒进了两个玻璃杯里面,
把其中一个杯子交给我。

  「今天晚上就只有我们两个,Stephen到了别的房间里面睡了,所以
没有人会打扰到我们了。Cheers!」Phoebe说着,就把红酒往嘴里
灌了。我无奈可奈何,也只好迎合着她喝了。

  之后她跟我聊了这五年来在美国的很多事,然后又一直倒红酒给我。本来我
是不太想听的,但是因为红酒喝多了,在酒精的驱使下,神智就变得不太清醒,
再加上看着她若隐若现的娇躯,实在令我心情无法得到平复,头部已经不知不觉
变得十分沉重,一下子就躺在了床上。

  虽然已经有几分醉意,但是神智并没有完全丧失,还是可以清晰看到了这个
时候的Phoebe把浴巾从身上慢慢脱下,不到十秒的时间,用来遮住她身上
所有重要部位的浴巾被脱下扔到床上,她的身体一下子就被我一览无遗,乳房不
像惠云那般如此饱满,但是可以看出形状不错,而臀部则拥有白人女性的曲线。

  她很麻利地开始脱我的衣服和裤子,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全部脱掉,这
时候我们剩下的都是赤裸裸的身体. 原来Phoebe一直都有剃阴毛的习惯,
现在阴道旁边完全没有一点黑色的碍眼东西,可以看见阴道口赤裸裸地整个暴露
在我的眼球底下。

  她主动把双唇吻在我的嘴唇上面,舌头也主动地伸进我的口里,我不自觉地
幻想着眼前的人就是惠云,所以也用舌头回应着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当我
的舌头也伸进去的时候,她很果断地把我的舌头含在嘴里,并且向我的口里喷出
她的唾液,不知道是不是彼此喝了红酒的关系,她的唾液还有点甘甜的。胸部的
两个小笼包压在我的胸上,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心跳都开始加速,毕竟她是我自从
跟惠云结婚之后第一个有如此亲密接触的女人。

  又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她分开了我们彼此的嘴唇,在分开的同时,可以清晰
看到一条唾液丝正连在我们之间的嘴里,然后用纤手抓起我的下体.

  「舒服么?」她把用一只手的食指含在嘴里,另一只抓住着我的阴茎,不停
地上下套弄着。「啊……啊……」我完全没有预料到她竟然如此,本来「不要」

  二字想对她说出口,只是从下体传来的快感却使我一次又一次地舒服得嚎叫。

  经过十分钟的套弄,下面已经充血得令我有点阵痛,可以达到插入的境界,
只是从我看来,阴茎即使竖起来也十分短小。

  「Shoot!」虽然Phoebe不停地搓弄我的阴茎,但是看样子有点
不太满意。但是她并没有停止对我下体的爱抚,而是不断用她摩擦着自己雪白洁
净的阴唇。

  「嗯……啊……Yes……」就在她不停摩擦的时候,我的龟头可以感觉到
她的肉穴已经开始变得湿润。由於她的阴道已经十分潮湿,再加上我的阴茎比常
人短小,所以插入一点都没有困难.

  「嗯……Fuck my pussy hard……Yes……More
deeply……」当全根尽没的时候,Phoebe发出十分淫荡的呻吟,并
且很主动地扭动着身体. 她拿起我的双手放在她胸前,而我也习惯性地以双手包
裹着她的双乳。虽说乳房的大小不及惠云,但是不知道是否混血儿的关系,乳房
的形状保持得很好,而且手感一流,而且弹性比起惠云可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啊……啊……嗯……」由於已经不胜酒力的关系,躺在床上的我只能够任
由Phoebe控制着这个不道德的行为。由於骑乘位的原因,Phoebe的
身体经过重力影响,每下沉一次都是把我的阴茎全部吸进她的肉壁之中。

  而Phoebe的做爱的方式比起惠云的确有所不同。惠云喜欢的是由我主
动的冲击,而Phoebe却刚刚相反,她喜欢的就是主导整个过程,感觉有点
像女皇。可惜的是我持久力有限,经不起长时间的活塞运动,酥麻感随之而来。

  「我……要去了……」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挤出了这几个字。Phoebe
马上从我身上上来,然后用嘴含着我的肉棒,继续着刚才的活动。过了不久,我
用力把整条阴茎都插到Phoebe口中,感到龟头一热,并在里面喷出精液。

  而我看见Phoebe的口里一股一股的把所有精液都囤积到嘴里.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比较频繁做爱的关系,当Phoebe把精液吐在手上之
时,精液的量比较少,而且比较液化。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令我看得目瞪口呆:
Phoebe把吐出的精液重新啜进嘴里,但没有立刻吞下,还在口里不停地嘴
嚼,就在我面前居然把我所有的精液都吞进肚子里,而且还用舌头舔舐着手中剩
余的精液。

  「你怎么……」当精排出体外的时候,我已经筋疲力尽,完全没有力气再进
行任何活动了。而Phoebe把头靠在我胸前,并且说:「只要是你的东西,
我就喜欢. You are mine。」等她说毕,我便昏昏沉沉地睡去了。